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我的冷艳总裁妈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的冷艳总裁妈妈
                              第一章  清晨的阳光过于明媚,仿佛可以将昨夜残留在天空中的阴霾全都照耀殆尽,然而一桩悄然正发生在江阳市里的迷离案件却始终得不到一丝明朗,反而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变的尤为模糊不堪……  「铃铃铃!!!」  一阵吵闹的铃声唤醒了刚刚年满13岁的方凡,此时这个还沈醉在美梦中的少年正慵懒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小床上,床头柜上的闹铃逼着他在被窝中翻腾几下,随后便一手将那烦人闹铃关掉,揉了揉自己的一双朦胧睡眼,迷迷糊糊的看了看表上的时间,便又一头的栽进了那温存的被窝之中。  「凡凡,闹铃响了就快点起床,真是的…这都几点了?」  「………………」  「怎麽搞得这孩子?凡凡??快一点啊,别耽误了吃早饭。」  隔壁的卧室里,一个女人正用甜美且略带不悦的声音在督促着方凡起床,但几声督促之后却始终未见方凡的房门开启,反倒是客厅里一个男人作出了回应。  「你就让孩子再睡一会儿吧,他昨天夜里温习到11点多才睡觉。」  「那怎麽行呢?刚上初中就这麽懒散,以后还怎麽考重点高中啊?阿桃呀,去叫凡凡起床吃饭,别再耽误时间了。」  此时从卧室里传来的磁性女人声音仿佛越来越有些不耐烦了,而随后就见一个名叫阿桃的保姆赶紧从厨房内走出,待来阿桃到了方凡的门前刚準备敲门进入之时,却见一脸睡眼稀松的方凡竟开门走了出来。  「小凡,快去吃饭吧,别让你妈等急了。」  「哈~ 喔…知道了桃姨。」  方凡懒懒的打了一声哈气后就来到了客厅里,见此时的父亲方正国一脸无语的坐在餐桌前翻看着报纸,而餐桌上也早就为他準备好了美味早点,便走到了桌前打算坐下来。可当方凡刚想要坐下来的时候,却听见身后又再次传来了那个不满的声音。  「凡凡?你最近到底怎麽搞的?怎麽染上懒床的习惯了??」  「额……」  方凡不由自主的回头一看,顿时他那带有困意的双眼便瞬间点燃了一阵亢奋的欲火!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双极其震撼的性感丝袜美腿:这双美腿不仅修长无比,同时还十分的质感动人,超薄的肤色丝袜里渗透出一股粉嫩娇美的味道,让那完美的腿型仿佛艺术品般的闪烁出圆润的气息;而踏着一双拖鞋的丝袜美足也同样夺人眼球,那纤细脚踝与精致的脚形近乎形成了完美的比例,即便此时穿在一双拖鞋之内,也同样散发着诱惑十足的勾人姿态。而拥有这一双美腿的主人便是方凡的亲生母亲,有着江阳市第一美女总裁之称的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今年37岁,江阳市丽人集团总裁,她高贵且又成熟,冷艳且又历练,无论是相貌身材,还是气质修养,都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国色天香、翘楚佳人。在世人的眼中,欧阳菲菲早就是那高高在上的完美女神,然而在儿子方凡的眼中,她这份独有的冷艳与高贵却不知在什麽时候竟变成了一种亵渎与淫念?  走进客厅里的欧阳菲菲正身穿着一件深蓝色的修身OL制服,内搭一件白色开领衬衣,从衣领口内隐隐显露着她那白皙的脖颈与迷人的锁骨,同时衬托着她胸前那一对儿被制服紧裹的丰满乳型;而她的下身除了那两条夺目的极品丝袜之外,还穿裹着一条紧绷的包臀短裙,这条同款的包臀裙无疑更加完美的搭配了一双美丝,让身后那滚翘的桃臀勾勒出一道诱人的曲线,再配合着她那两条正在迈动中的丝袜美腿,这可谓是将她的整体身材与个人气质都惊艳到了极致!  「哎?凡凡,你还楞着干嘛?快点坐下来吃早饭啊。」  「啊?哦哦……」  眼看这两条极品的性感丝腿离自己越来越近,方凡此时的心情也骤然激动的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他那双木楞的眼睛里仿佛着了魔一样,彻底将之前的所有困意都一扫而空,甚至有些无法自拔的迟楞在了原地,楞在了母亲这一双夺人心魂的丝袜美腿上。要不是欧阳菲菲打断了儿子的楞神,可能方凡这会儿的脑子里面全都是一片片淫秽的幻象。  在提醒了儿子一句之后,欧阳菲菲便又对着丈夫方正国说道:「老公呀,今晚我公司忙,可能会晚点回来,你就让阿桃把晚餐给我备好就行了。」  「……嗯」  然而欧阳菲菲的美艳虽然打动了儿子,却并没有打动正在看报纸的方正国。这个中年男人始终坐在餐桌前,只是心不在焉的答应了妻子一声后,便继续拿着报纸目不转睛的看了起来,仿佛报纸里的内容才更加吸引他的注意。  不知为何?此时的丈夫居然显得有些冷漠?但坐在一旁的儿子却始终保持无比兴奋的心情,这个年幼的男孩一边心痒如麻的趴在桌前假装用餐,一边忍不住偷偷扭头窥视着即将出门的母亲,窥视着欧阳菲菲此刻的一举一动。  只见这时的欧阳菲菲已经走到了客厅的玄关处,将一只娇艳的肤色丝袜美足从拖鞋中抽离,然后擡起这只裹着超薄丝袜的小腿,并用纤细玉指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丝袜脚尖:将紧绷在一颗犹如宝石般美丽大脚趾上的丝袜轻轻拉拽了一下,随后便整个丝足踏穿进了一只性感的黑色高跟鞋里,又轻轻提了提鞋后跟,再用洁白纤细的玉指与丝袜脚跟轻轻挤压,瞬间那迷人的脚踝后便带起了一道道醉人的皱褶。  这本是一系列平常且又优雅的穿鞋动作,可在儿子小凡的眼中却形成了一幕火辣的景象!看着母亲那撩人的穿鞋姿态竟是如此扣人心弦,那从脚踝后皱褶的一道道丝痕竟是如此风骚惹火,顿时便刺激得小凡欲火膨胀!裤裆也立即搭成了一个沖动的小帐篷!  「哇啊…」  性感迷人的丝足让小凡没有忍住内心的欲望,他忍不住的吭嗤出了一声赞叹,不禁引得母亲菲菲疑惑的向他看去?  「嗯?凡凡?你怎麽了?叫什麽呢?」  「额没!额我、我…我去上个厕所。」  母亲的突然关注令小凡骤然紧张了起来!他羞得满脸通红,一边拉开椅子,一边捂着自己那沖动的下半身,慌忙假借的跑进了厕所里。  「哎?凡凡?你没事吧?是不是肚子不舒服啊?」  「没…没什麽,没什麽!」  原本打算出门的欧阳菲菲此时不免担心了起来,她走到厕所门外,对着里面问道。然而厕所里的小凡却早已忍不住的掏出了自己那根坚硬的小肉棒,一边满怀羞耻的回应着门外的母亲,一边又不自觉的来回搓动着那颗好似快要憋炸的龟头。  丝袜,轻薄透明的丝袜,穿在母亲美脚高跟鞋上的丝袜,性感无比且又渐渐淫蕩不堪的丝袜……现在小方凡的脑子里全是母亲这些性感诱人的丝袜,也不知从什麽时候开始?年幼的小方凡便对母亲欧阳菲菲的丝袜抱有了很浓厚的性趣,尽管他也知道自己这麽想是不对的,但正在发育的器官与正在成长的性意识却令他对自己着奇怪的行为又爱又恨。  此时躲在厕所里的小凡正站在马桶前,怀着无比忐忑且又兴奋的心情,用一双小手笨拙且又轻轻的抚摸着他那根正在发育的阴茎,同时脑子里满是母亲那冷艳的面庞与刚刚香艳的穿鞋姿势,这些淫蕩的思绪一直在他的脑子里挥之不去,手中的小肉棒也本能搓来搓去,可怎奈年幼的小凡还没有学会手淫,导致那一直积压在他睪丸里的洪荒之力也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发泄,这也是为什麽最近这一段时间的方凡总是睡不好觉的原因。  丝袜,妈妈的丝袜美脚,妈妈的丝袜高跟……脑子里越是想着这些不耻不伦的东西,小凡手里的肉棒就越是变得膨胀坚硬!他多想好好摸一摸那双令他寝食难安的丝袜美腿啊!多想好好玩一玩那两只令他沈迷不已的丝袜美足啊!可这一切却对小方凡来说也只能是癡心妄想。  「唉…如果能得到一条妈妈的丝袜就好了。」  这个念头方凡不是没有想过,但这个少年却始终没有胆子去偷取母亲的丝袜,即便他早就知道母亲卧室中的大衣柜里藏匿着无数条香艳的美丝,但他就是不敢轻举妄动,只能一複一日的将所有欲望都变成淫秽之力,只能焦急且又笨拙的揉搓着自己那早已沖破包皮的小龟头。  假如,哪怕只是假如,假如现在他手里有一条母亲刚穿过的丝袜,那手淫起来该是多麽惬意的一件事啊。但可惜他现在除了脑子里的意淫之外,就只剩下手中那根饑渴且又孤单的小肉棒了。  「哎…哎呀…为什麽就是射不出来呢?黄明不是说射精是最爽的事情吗?可为什麽…哎呀…为什麽就是射不出来呢…喔嗯…额嗯……」  沖动饑渴的方凡急切的想要释放肉棒中的精液,他实在是快要被脑子里那些性感风骚的丝袜给憋坏了,而此时他那不算太大的龟头也着实憋得又红又紫,但仅凭笨拙的手法与初次的手淫体验,却依旧让他无法从成功的马眼里喷射出那些淫秽之物,他现在越是焦急就越是无能为力,只有几滴晶透的前列腺液正卑微的挂在龟头顶端。  「丝袜…一定是手里没有丝袜…哎呀…额哦、额哦…我…我想要妈妈的丝袜……」  这种憋屈的感受令小方凡苦不堪言,他坚信是自己此时手中没有丝袜而导致的手淫失败,而这种混乱的错觉也令他的内心更加失去了方向,可能现在的方凡自己都不知道,一颗淫母淫丝的种子已经彻彻底底的在他那幼小的灵魂深处扎根发芽。  「凡凡这孩子到底怎麽了?老公啊,凡凡不会生什麽病了吧?」  「………嗯??哎,你多虑了,现在的孩子学习压力都大,没见报纸上说嘛?现在大部分的中小学生都处在一个亚健康的状态。」  「报纸报纸,你怎麽一大早上就知道看报纸啊?也不知道多多关心关心孩子?」  充满淫秽思想的厕所之外,那位停留在客厅中的丝美人正一脸不悦的对着丈夫埋怨道。而这时正在看报纸的方正国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妥,便暂且放下了手中的报纸,然后略带尴尬且愧意的对着欧阳菲菲笑道。  「额…额呵呵,不好意思啊老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就是这个习惯,大清早的手里不拿份报纸,我就……」  「行了行了,你也用不着向我解释了,谁让我老公是一位称职称责的警官呢?」  欧阳菲菲虽然在外界有着冷美人的称号,但在家里她却是一位相对温柔的人妻,她知道自己老公的职业信仰,也十分深爱着方正国,所以她在稍微埋怨了一句之后,又十分温柔体贴的在方正国的脸颊上亲了一个香吻,以表对方正国的工作理解与夫妻之间的情爱之意。  「老公啊,你也要多多注意自己身体,别总是为了案子呀。」  「行了,我知道了。」  「呵呵,那我走了啊。」  吻别了丈夫之后,欧阳菲菲便迈着两条冷艳的丝袜美腿,挽着一个精致的包包,扭动着她那性感凹致的背影,準备走出了自己的家门。  「哎老婆呀!」  然而正当欧阳菲菲刚打开家门的时候,身后的方正国却又突然对着她挽留了起来,这不禁让欧阳菲菲感到了一阵好奇?便回头疑惑的对着丈夫问道。  「嗯?怎麽了?你还有事吗?」  「额…没、没什麽,我…我就想问问你一下,今天晚上真不回来吃饭了?」  方正国此时显得有些欲言又止,他好像有什麽话想对妻子说,但很快又毫无痕迹的改口了,这让此时的欧阳菲菲也没有多加在意,只是有些不耐烦的回应道。  「我今天晚上回来肯定晚,公司里还有一堆事呢,你是不知道啊,最近跟我们合作的那个大刚集团……哎呀算了算了,三言两句也跟你说不清楚,时间不早了,我走啦啊。」  欧阳菲菲本来打算跟丈夫诉说一下她最近的工作情况,但转念又一想觉得这些琐事也没有什麽诉说的意义,再加上此刻也确实没有什麽多余的时间了,便草草对着丈夫说了几句后,就踏着脚下的一双性感黑色高跟鞋,迈着两条修长的丝袜美腿,匆匆走出了家门。  目送妻子离开后的方正国,又再一次的看了看他手中的报纸,同时他眉头紧锁,心中不免陷入沈思,脑子里也不禁回想起了一段有关发生在昨日警局中的记忆……  ……  方正国,今年41岁,他为人敦厚,办事刚正不阿,他是儿子眼中的好父亲,是妻子心中的好丈夫,同时也是江阳市警局缉毒队大队长,他曾经办理过许多具有风险性的案件,其中的一些毒品大案更是他的专属工作对象。多年来的工作经验已经让方正国驾熟就轻,那所谓的工作风险对他而言也只不过是淡然一笑。然而就在昨天,坐在局长办公室内的方正国却再也笑不出来了。  「正国呀,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子的,这件案子说实话确实很棘手,可能多少还会让你有些为难,不过我相信你应该能够办得到。」  时间回到前一天的局长办公室里,三个男人正在此商量着一桩有关违禁药品的走私案,其中一位长相略显年轻的男子正稳坐在一张宽大的办公桌前,并一本正经的对着方正国说道:他身穿一件挂星警服,年纪看上去好像还没有过四十岁的样子,但谈吐的语气与个人气质却显得十分城府老道,而他就是江阳市警局的局长——秦义。  秦义今年才36岁,却稳坐市警局的第一把交椅,此人学历不仅高深,人脉关系更是四通八达,在他担任局长的这段日子以来,江阳市的治安情况明显有着良好的提升,而各路领导也是对这位年轻的局长刮目相看,并对他有着极深的信任。不过秦义也特别懂得谦让,他并没有将大部分功劳归于自己,而是十分会做人的几乎全部的功劳都归于了方正国,这让方正国的心里也时常对秦局长报以感激之情。  不过此时的方正国却一声不响的坐在办公室里,因为摆在他眼前的一道难题确实有些超乎了他的意料,这不免让坐在办公桌前的秦局长皱了皱眉头,将一双深不可测的眼睛又瞟在了一位正坐在方正国旁边的男人身上。  「秦局呀!其实关于这件事吧,您也别怪方哥为难,毕竟这案子也牵扯到了他的夫人,这让方哥的心里肯定会多少有些顾忌,所以我想……呵呵,所以我想咱们能不能这样啊?还是让我来充当这次行动的卧底,毕竟这也是我的老本行了嘛。」  正在说话的这个男人其实早就想要自告奋勇了,此人的年龄看上去与秦义相仿,但他却透着一股道貌岸然的狡黠之气,见秦局长颇有意味的瞟了自己一眼之后,这个男人便赶紧作出了义正言辞的回应,而他就是方正国的同事——王波  王波今年34岁,入行虽说也有十几年了,但他的工作性质却比较特殊,因为他主要从事的是卧底行动,所以在警局里也是经常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不过王波却并不像方正国那般刚正不阿,事实上这个男人一直保持着一种灰色的身份,毕竟他多年以来多是与各路黑道打交道,也免不了沾染上一些不光彩的气息,但同时这个男人也十分的圆滑,在单位里非常会为人处世,以至于现在的王波可以说是黑白通吃,混得相当风生水起。  「不,小波,我看这件事情,还是由我亲自来处理吧,毕竟你这几年一直处在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我想……也该让你好好休息休息了。」  沈默已久的方正国此时忽然开了口,他思来想去了再三,最终还是决定亲自出马来侦破这起麻烦的案件。然而他的这番话却并没有让一旁的王波感到多加意外,事实上王波也早有了应对的準备。  「方哥,您是在担心我吗?」  「小波啊,这几年你一直在其他的城市里当卧底,现在你好不容易回局里修整,我也不想因为这件事耽误了你前程,你总不能一直干卧底这一行吧?」  「哎呀方哥!您这是说的哪里话?再怎麽说我也是一个警察,这本来就是我的职责。再说了,要说辛苦,那这些年来您可比我辛苦多了,您就放心的交给我吧。」  如果这要是别的什麽小案件,那方正国肯定不会多说什麽,因为他还是比较放心王波的卧底能力。然而现在的这起案子却不是一般的案件,同时更加牵扯到了他的爱妻欧阳菲菲,这着实让方正国不得不慎重起来,甚至还或多或少的有些提心吊胆。  原来,三人此时讨论的走私案件正与欧阳菲菲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根据可靠线人所报,本市大刚集团的老板蒋大刚近半年里的行为十分诡异,他经常在暗地里做着违禁药物的走私买卖,而毫不知情的欧阳菲菲却鬼使神差的成为了他最新的合作伙伴,这个狡猾的嫌疑人明显在利用欧阳菲菲所属的丽人集团来达成他的私人目的,而这也是让方正国最为担心的事情。  「小波,我看还是算了吧,蒋大刚是社会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估计他也算是一个老江湖了,万一他要是认识一些黑道人物,到时候再把你认出来该怎麽办?」  方正国虽然担心妻子的安危,但他也同时担心王波的安危,毕竟曾经的王波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见此时的王波竟如此义无反顾,方正国的心里不免有些多少不是滋味,他知道作为一个卧底警员的危险性,也知道万一要被黑道识穿会是多麽可怕的后果,所以他不想看见王波在这次行动里有什麽闪失。  「方哥,干咱们这一行的还怕危险吗?我记得十年前我刚入行的会儿,您不是就对我说过了吗?咱们干警察的就应该把生死置之度外,为了人民的安全,为了城市的繁荣,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啊?」  王波确实会说话,他这番浩然正气的言表不仅让坐在办公桌前的秦局长连连点头,就连此时的方正国都感到了一丝动容。方正国是真的没有想到,常年在外的王波居然有了如此之高的工作觉悟,这不禁让方正国有些欣慰了起来。  「好!小波,我真是没看错你,看来这些年来你确实历练了不少。」  「方哥,咱哥俩还有啥好说的?只是…只是要麻烦你跟嫂子打声招呼了。」  「嗯??什麽?我、我老婆?这事跟她有什麽好说的??」  刚刚还满脸动容的方正国,此时不由得楞了一下神,他有些不明白王波这句话的意思?用一双疑惑的眼睛看了王波半天,可之后的王波却直接面向了秦局长,然后仪表言辞的对着秦义说道。  「秦局,蒋大刚所属的大纲集团虽然表面上与丽人集团合作,但实际上则是在利用丽人集团,我若直接潜入大纲集团,恐怕会有打草惊蛇的风险,毕竟蒋大刚这个人过于生性多疑,肯定不会随意运用新人的,所以我打算先潜入丽人集团,以司机兼秘书的身份靠近欧阳菲菲,然后……」  「什麽什麽??小波?你说来说去原来是想要卧底在我老婆身边啊???」  王波刚对秦局长汇报了一半,就见一旁坐着的方正国顿时有些坐不住的对着王波质问道。原来闹了半天之前王波所谓的卧底是卧在自己老婆的身边?这多多少少的让原本就担心的方正国更加发愁了起来。  然而方正国的疑问却并且有影响到王波的汇报计划,因为此时的秦局长好像已经对着份计划报告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正国,你让王波先把话说完。」  秦义打断了方正国的焦虑,而这时的王波也根本没有再看向一旁的方正国,他继续对着秦局长汇报起了自己心中的计划。  「秦局,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虽然之前线人的消息比较可靠,但那也只是片面的了解了大纲集团而已。如果想要进一步的深入了解大纲集团,那必须要找到一个更加可靠的人物来接近蒋大刚这个人。而就现阶段来说,没有人会比欧阳菲菲更加适合的了,所以我的计划就是冒充欧阳菲菲的私人助理,然后再找一个适当的机会来接近蒋大刚,这麽一来就会顺理成章的多,起码不会让蒋大刚有所怀疑。」  王波审时度势,所说之言也是十分的合情合理,让一旁的方正国不免有些哑口无言了起来。不过方正国的心里却也不是滋味,他倒不是担心别的,只是这麽一来自己的爱妻便更是增添了一层风险,毕竟安排一个卧底放在自己老婆身边,那所面临的危险程度也就自然会提高不少。  「正国,刚才王波所说,你意下如何啊?」  「额我……」  迟疑中的方正国不知该如何回答秦局长这个问题?他想答应吧,可又怕老婆会有什麽三长两短,想着不答应吧,可自己身为缉毒队队长如果不以身试责的话也说不过去,更何况王波还如此大义淩然的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这相比之下不禁让此时此刻的方正国有些两头受堵,一时间的颜面也有些下不来台了。  「正国啊,我也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有些为难,如果要有别的什麽好办法的话,那也肯定不会让你的妻子来冒这个险,但同时你也要知道啊,大刚集团的非法勾当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本市的安危,这孰轻孰重,我希望你还能够好好的想一想才是。」  看来秦局长已经默认的决定了王波的计划方案,他越是这麽劝说方正国,方正国的心里就越是感到两面为难,毕竟这是他的顶头上司,更何况平日里的秦义也确实对他多有照顾。  见方正国一时间也不好作出决定,旁边的王波又开始煽风点火的对着方正国说道,只不过只一次王波的表情仿佛比方正国还要为难许多。  「……方哥,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您也别太为难了,大不了…大不了我毁容进入大刚集团,这样一来蒋大刚也说不定会放松警惕。」  「什麽??」  当方正国听见『毁容』二字之时,他不由得再次看向了王波,只见此时的王波正以一种时刻準备自我牺牲的表情瞪着他,这顿时让方正国既钦佩又好奇了起来。  「小波,你说毁容是什麽意思?」  「方哥,秦局,在几年前也有一个人在搞违禁药物,而他的名字想必二位也不陌生,那就是大名鼎鼎的独眼龙,这个家伙的地下生意搞得很大,不过他这个人却总是喜欢独来独往,就连黑道中人也对他知之甚少,去年年底最终被我们剿灭,所以我想伪装成他的样子来靠近蒋大刚,来它个以假弄真,说不定蒋大刚也不会产生怀疑的。」  「独眼龙??小波,你该不会是想……」  「呵呵,方哥,你不用为我担心,不就是弄瞎一只眼睛嘛,只要为了J市的安荣,让我做什麽我都值!」  方正国总算是听明白了,而此时的王波却故意露出了一丝苦笑,仿佛想将所有的苦与罪都背负在他一个人的身上,这种大无畏的精神真可算得上是英雄豪杰,也瞬间逼着方正国再也不敢多加思索了。  「不,小波,你不能为了这件案子而弄瞎你自己的眼睛啊。」  「方哥,什麽都别说了,这是唯一的办法。」  「不,不行,这绝对不行,额…额那个,要不…要不还是选用你刚才的方案吧。」  王波这出苦肉计玩的可真算是天衣无缝,他不仅成功的打消掉了方正国的疑虑,同时也让方正国不可能再有任何的选择,只能让方正国怀着一股纠结的心情,乖乖将自己的爱妻献给这个当貌岸然的伪君子。  「方哥,你这麽做不为难吗?」  「不…不不,怎麽会呢?我、我一点都不为难。」  「方哥,你放心好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嫂子的。」  「额…呵呵,那…那就有劳你了。」  方正国为了自己的面子,最终还是无奈的答应了下来,他露出着一脸不自然的苦笑,看着眼前王波那坚定且又认真的表情,心里实在是有些不是滋味,但却偏偏又说不上来是哪里不是滋味?  而此时的王波虽然表面上认真坚定,但内心里面已然是翻腾着一股无比兴奋的狂喜,他苦等了多年的机会终于还是到来了。  事实上,王波的伪装不单单只是运用在工作当中,同时也运用在了方正国的身上。王波之所以如此大费周章,为的就是能够找一个名正言顺的借口来靠近方正国的老婆,江阳市第一美女总裁—欧阳菲菲。  欧阳菲菲那双极品诱人的丝袜美腿,折磨得王波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在许多年之前,王波第一次偶然见到欧阳菲菲的时候,他就对那欧阳菲菲那修长的美腿与性感的丝袜高跟鞋恋恋不忘,而今天他运用自己的狡猾手段与聪明智慧,总算是赢取这个一直等候了多年的宝贵机会。而接下来的工作方案,才是王波真正想要打算实施的计划方案。  「好,既然正国你已经答应了,那接下来的事情就由你们俩私下里安排吧,总之我就是一句话,在保证不伤及人民安全的情况下,将蒋大刚的罪证一一查清。」  「是!秦局!您就放心好了,我们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  「对了,正国啊,虽然王波比你入行晚,但有关卧底方面的事情,你还得多听听的建议。」  「额…是。」  方正国怀着一脸的担心与惆怅的心态离开了局长办公室,而王波也怀着无比激动与亢奋的心情离开了秦义视线,他今天表现的十分成功,成功的接手了保护方正国丝袜娇妻的美差,也成功的获得了领导的赞赏,他现在这可谓是得意洋洋,心里说不尽的春风惬意,一想到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找个机会来好好玩弄方正国那性感的老婆,来玩弄欧阳菲菲那迷人的丝袜美腿,他那安分的肉棒就在裤裆里发硬发直!  然而就在方正国与王波一起离开了秦义的办公室不久之后,这位一直看似高风亮节的秦局长竟悄然的打开了自己的抽屉,抽屉里竟赫然摆放着一张张有关欧阳菲菲的工作偷拍照。  这些偷拍照何为会收藏在秦义这里?恐怕除了秦义他自己之外也不会再有人知道了。而偷拍的角度也十分的刁鉆,那一张张精彩的抓拍镜头直指欧阳菲菲的性感部位,将她那完美的身姿与冷艳的表情都刻画的淋漓尽致。  而照片中的性感丝腿更是透出着一股诱人气息,令此刻的秦义不自觉得发出了一阵淫邪的冷笑,两只色瞇瞇的眼睛里也透出了一道瘆人的寒光,直勾勾的盯着照片里的欧阳菲菲,盯着那饱满的胸部与丰满的臀部,以及那一双令秦义开始勃起生殖器的纤细丝腿。  以至于之后的秦义居然忍不住的掏出了裤裆里的肉棒,一边脑子里意淫着欧阳菲菲那风骚冷艳的身姿与丝足,一边对着照片中那性感的丝袜美腿开始打起了飞机……